【中国关于母亲的散文西部散文学会】李靖|安

优美散文

  伊拉拉图的宅院非常气派,占地面积足足有三百平方米,南房一砖到顶铺着红瓦,南方西墙与一溜彩钢房构成了大门。彩钢房的南墙边,是坐西北朝东南四组八片的太阳能板,彩钢房后还矗立着风能铁杆,可谓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环保电能。

  伊拉拉图的宅院非常气派,占地面积足足有三百平方米,南房一砖到顶铺着红瓦,南方西墙与一溜彩钢房构成了大门。彩钢房的南墙边,是坐西北朝东南四组八片的太阳能板,彩钢房后还矗立着风能铁杆,可谓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环保电能。

  南方西墙外停着两辆红色的幸福125摩托车,在彩钢房南墙下还停着一辆浅绿色的高赛摩托。彩钢房西是一处用胡杨木架设的、面积很大的驼圈,足足可以关住200余峰骆驼。距离南方20余米的东南部也有一处用胡杨木架设的驼圈,目测至少可以圈上30来峰骆驼。

  在太阳能板的西南侧几十步远,有两颗用胡杨木圈起来的沙枣树,树梢上还挂着没有脱尽沙枣叶子。沙枣树下是一台柴油抽水机,旁边铺设着马口铁皮的饮水槽,一看就是用骆驼饮水的槽子。

  进了大门,是平坦的水泥院子。靠着西房边,停着一辆白色尼桑越野车。我正要进屋,却听见东墙边有驼羔的叫声,转头望去,果然在东墙上伸进两只毛茸茸的驼羔脑袋,正在探头探脑的向我瞭望。

  驼羔还没有穿鼻棍儿,身上的秋毛尚未脱尽,但已顶出了棕色的绒毛。看见我用照相机拍照,两个小家伙还扭捏作态,不时互相把毛茸茸的脑袋藏在同伴的身后不肯露面,其憨态可掬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笑。

  院子很大,靠近新修的北房,还开辟了一片蔬菜园地。不过有点遗憾的是,田间作物并不丰盛,仅残存着星星点点的一些曾经的绿意。彩钢房的大门开着,原来是尼桑车的车库。紧挨着彩钢房北是砖土木结构的平房,足足有四间,伊拉拉图一家就在那里居住。此时,林语堂散文伊拉拉图的儿子走出门来迎接我进房。

  进了西房方门,是一踢两开的房屋,进了右手边的北房,就看到坐在长条沙发上正在喝茶的老嘎哥、文清他们,一进屋就看见坐在西墙处木床上的伊拉拉图。

  见我进来,伊拉拉图憨厚地笑笑,道了一声“赛拜努(你好)。”我也忙致意:“赛,赛拜努(好,你好)。” 老嘎哥笑道:“他不赛(好),刚刚被骆驼踢了腿。” 我惊讶的看一眼伊拉拉图,果然,他的右腿好像受了伤,他正轻轻揉着伤处。莫言散文

  坐定后我才知道,我们在烽火台拍摄的时候,驱群出圈,一峰爱热闹的驼羔也趁哄着要跟大骆驼们外出觅食,伊拉拉图和妻子喊住了驼羔,没想到驼妈妈不干了,认为他人为地割断了它们的母子情意,【中国关于母亲的散文西部散文学会】李靖| 安都川吉烽燧探查纪行(节选)就给了伊拉拉图一蹄子,人当时就站不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伊拉拉图的妻子和儿子决定马上把伊拉拉图送到去旗医院就诊。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不便久坐,就问了安都草原当年匪患埋藏档案的事。伊拉拉图说也是听老人们讲过,具体情况不清楚,让我们去安都音哈日波日格看一看。一碗荼的工夫我们就告辞出门。

  门口的木柜上摆着一张民族特色浓厚的铁制奖牌,林清玄最有名的散文在橘黄色底色的映衬下,赫然镌刻着蒙汉文蓝色字体的“最美家庭”,时间是2016年3月,颁奖者是赛汉陶来嘎查。

  伊拉拉图的妻子和儿子送我们出门,刚迈出门槛,就见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咪咪叫着踱过来。这是一只全身雪白,唯独脑袋上顶着一撮黑毛的家伙。由于目前牧区卫生条件相对还比较差,看来这只小家伙洗澡的机会不多,雪白的毛色有些发灰,特别是两只充满灵性的大眼睛眼角还挂着两坨眼屎,这无疑严重地影响到它高冷的“光辉形象”。

  两辆车又结伴向东南方向的戈壁滩驶去。路上文清告诉我,伊拉拉图家有200多峰骆驼,还养着200余只山羊。至于草场,恐怕得用平方公里而言了。

  戈壁滩上的便道虽然颠簸,但是地表非常坚硬。经典散文两辆车后又扬起了冲天的烟柱,尘埃散尽后,便与洼地枯黄的芦苇融为一体。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赛音川吉。

  赛音川吉位于赛汉陶来嘎查驻地东南的戈壁台地,四面为水冲沟和洼地,尤其烽燧西部的大片洼地里,生长着茂盛的芦苇,在初冬西北风的吹拂下,芦荻摇弋,白絮飘浮,令人感到一股肃杀之气。目测烽燧还有3米多高,为土坯垒筑,东、优美散文南面还比较完整,西墙体已坍塌,北墙体已被数百年风雨侵蚀为漫坡,在烽燧顶部东南侧不知是什么人插了根近两米长的红柳木掍,木皮已被狂风扒掉,只剩下赤裸裸惨白的弧形木杆。

  李靖,内蒙古额济纳旗人,公务员。编撰《额济纳旗志》等,文学作品散见 《神剑》《阳关》《金城》《长河》等报刊杂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