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散文随笔

  散文与随笔的区别_销售/营销_经管营销_专业资料。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篇一: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王剑冰: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博主按: 2014 年 05 月 28 日端午节前夕,与文友邀请著名作家王剑冰先生小 聚。聊天中,我把与阿若先生共同主持主编《中

  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篇一: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王剑冰: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博主按: 2014 年 05 月 28 日端午节前夕,与文友邀请著名作家王剑冰先生小 聚。聊天中,我把与阿若先生共同主持主编《中国散文选粹》《中 国随笔选粹》两本书一事说给王剑冰先生听。特别提到说很多作者 对随笔的概念还不是太清楚,造成投稿量不足,甚至部分作品还不 能说是真正意义上的随笔,就请教王剑冰先生谈谈自己对散文与随 笔的看法。 王剑冰: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王剑冰:著名文学家、原《散文选刊》主编、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 席、河南省散文学会会长。代表作《绝版的周庄》《吉安读水》 《血脉大运河》等,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这是 2014 年 04 月 29 日聚会照片,从左至右分别为:张向前、张海 峰、孙勇、王剑冰、邱春兰、潘新日 在孙勇的博客看到了《中国随笔选粹》的投稿,说心里话这些作品 的质量还是很不错的,光从标题看,就能看得出来作者是用心写作 的,甚至有个别作品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说到散文与随笔的区别,严格的界线没有,我举一个例子,漓江出 版社搞的那个年度散文或者随笔选,说实话选的作品是有交叉的。 散文里头有随笔,随笔里头也有散文,当然,大散文包括随笔,但 随笔是散文的一个“支系”属于散文。包括广东《随笔》杂志,你能 说它登的都是随笔吗!有些是实际意义上的散文。大概念的散文包 括随笔,随笔不包括散文,你选散文的时候把随笔选进去了,这没 有错,但是如果随笔选本里头选些散文的意味特别浓厚的话,就有 点不妥了,如果你把《绝版的周庄》选进去了,那就有人说你了。 散文一个“散”字,但是强调了“文”;随笔呢,强调了一个“随”。随 笔更接近于说话,散文呢更接近于文本。实际上随笔就是杂说,但 是又不是杂文,杂文一般很硬朗、很精短,比较犀利,比较有思想。 随笔呢可以随便一些,不需要那么锋芒毕露,甚至于不需要很深的 思想。随笔的概念绝对不是 “ 文 ”的那种概念,就是随便的那种概念, 你把握住这一点就行了。 我也写随笔,那是受报社负责人委托在报纸上开专栏,人家给的命 题就是写一些历史人物,我就写了一些关于历史人物方面的随笔。 我知道有好多台湾人特别喜欢随笔,梁实秋就是其中的一位代表, 说说中年,说说老年,说说茶说说自己对世风的感受等等,这种带 有随便说的文字都称之为随笔。反过来说它不随便的时候它文气足 的时候那是“下午茶”,那种东西都是散文了。 散文和随笔的起笔法也不一样。咱进理发店,理发店有一种理发方 法叫拉直板儿,还有那种烫发卷儿,烫的时候要非常认真的来做, 还要往里拐一下,这全是散文;那些中年人老年人来到理发店,理 发师拿起剪刀咔嚓咔嚓咔嚓,三两下弄弄走人,这就叫随笔(现场 掌声、笑声响起)。我也就随便说说,不一定准确。再一点随笔也 不一定只说理,它还要说生活,说着说着没了。不管怎么说,不管 是随笔还是散文,都得有那个味,随笔幽默的成分更大一些,随笔 的文字当中,那种激昂,那种狡黠,那种计诡,那种幽默,在随笔 里头恰恰能释放得很好;而散文里边那种聪慧、那种细腻、那种真 挚,在散文里头呀一看这个作者真精明啊真智慧啊!把文字炒得那 么的细发呀!反来覆去做的那道菜,非常的精致,你读着读着两者 都会让你拍一下案,特别是好的随笔会让你不断的拍案。 还有一点,年轻人要想写好随笔不太容易,年轻人一进入就进入散 文了,但真正的好散文是能打动人的,读着能让人眼前一亮。 孙勇整理 2014 年 05 月 31 日晚 【篇二:散文与随笔的区别】 笔者在网络上经常听到有人问“随笔和散文的区别到底在哪里?我现 在真是迷糊得很啊!”而且不止一人发出这样的疑问。这说明随笔与 散文的确不大好区别。因为中国小说、杂文、随笔都是从散文中分 离出来的。小说分离得早些,其次是杂文,随笔晚些。近代西方随 笔的传入,中国人才把散文中比较随意性的那部分文章分离出来, 作为随笔称呼和使用。 所以到现在为止,散文与随笔仍然是放在一起,是一个文体范畴。 各大文学网站开办的栏目,也往往把散文与随笔放在一起叫“散文随 笔”,很少有把它们分开的。个别的有把“杂文随笔”放在一起的。理 论界也总是把随笔称为大散文的一种。因此,读者容易把它们混淆 是可以理解的。 关于随笔的准确概念。《辞海》的解释是:“随笔,文学体裁之一, 散文的一种。随手笔录,不拘一格的文字。中国宋代以来,凡杂记 见闻,也用此名。五四以来,随笔十分流行。一般以借事抒情,夹 叙夹议,意味隽影为其特色。形式多样,短小活泼。”其它的各种解 释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一人一个说法。再说,随笔何时能够彻底从 散文中脱离出来,也要看随笔的发展程度,现在不好下结论。 随笔的特征,也是众说纷纭,笔者认为,从形式上来看,基本上还 是以《辞海》的解释为准。随笔随笔,第一是随意,第二是笔录。 也就是随时笔录所感所想所思的文体。从所反映的内容上来看,思 想性、知识性和社会性是它的本质特征。有的人从随笔作家的思维 方式切入,提出非系统、闲笔、机智、反讽、诙谐是中国现代随笔 艺术表现形态的五个审美特征。这是从其表现手法来概括的。还有 的人认为思想性是随笔的核心,随意性是它的外在表现。这些说法 都可以理解。于光远的解释是:“随笔即自由之笔,自由则自在。” 这又是从其风格上来概括的。 随笔内部也分若干种。有文化随笔、经济随笔、哲学随笔、影视随 笔、书法绘画随笔、读书随笔、闲适随笔等。如果从表达方式来分, 又有:记叙性随笔、议论性随笔、说明性随笔、绘景性随笔、状物 性随笔等等。 笔者喜欢随笔这种文体,定阅广东省办的《随笔》杂志多年。知道 在这本杂志发表文章的多是一些思想家、学者或杂文家,例如:邵 燕祥、朱铁志、牧惠、舒展、于光远、王开林、祝勇、屠岸、刘湛 秋、范曾、严秀、马步升、章明等。这本杂志所发表的随笔,以思 想性和知识性为主体,至于那些闲散的、经济的、影视的则很少发 表。因此,《随笔》在知识界一直很有影响。我认为真正的随笔, 就应该是这样的随笔,父亲写的散文诗李健而不是把随笔搞得太宽泛。 在网络上发现,现在随笔越来越广泛,亲情散文简直是泛滥成灾。一是好多 作者混淆了散文与随笔的界限和区别,一篇文章在这个媒介叫散文, 放到那个媒介又叫随笔。仔细想来,随笔与散文还是有区别的。散 文重创造,允许虚构,讲究艺术的完整性。随笔较随意,议论性文 字多,重在知识性与思想性的传播。二是把随笔搞得无所不能、无 孔不入。宋代人说:凡有水井处,皆有人歌柳永词。现在是凡有文 字处,皆有随笔存在。上至天文地理、人文社会,下至家长里短、 鸡毛蒜皮、散文随笔旅行集会等皆入随笔。特别是充斥各网站版面的散文随 笔栏目,不论有无思想性或知识性,只要是发在这里的文章,统统 是散文随笔。那些反映个人闲散生活的小心情文章,也归类为随笔, 美其名曰:小资心情随笔或自由主义随笔。在当前火热的博客文本 中,那些欲望的告白和内心私秘的揭示。或者苍凉直入人生,或者 缠绵含蓄道出情怀。也都叫随笔。他们是在美国福克纳、纳斯科夫、 北美马尔克斯、博尔赫斯、欧洲的普鲁斯特、米兰 .昆德拉、杜拉斯、 卡尔唯诺、奥威尔,中国的余华、苏童、王小波,日本村上春树、 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文本文风侵染下成长的一代,多数是 70 年代 后和 80 年代出生的新新类人。从而在文本的表现形式方面也呈现题 材的城市化、工业化、后现代化,手法的多元化、实验化,个体化。 有些女性直接受三四十年代张爱玲等人的影响,写出的闲适随笔, 一般都是家长里短的私人生活或女性秘密,很少体现随笔的思想性 与知识性的传播。所以,读起来有些软绵绵、酸溜溜、甜蜜蜜的感 觉,提不起精神来。与近代史上那些大家相比,简直是风马牛不相 及。 大家知道,70 年代末,巴金在香港《大公报》开设“随想录”专栏, 提倡说真话,用随笔的形式反思历史,反思和批判自己,开一代风 气,为当代文学史树起了一座丰碑,写雨的散文也鼓舞了一大批文学工作者, 奠定了一个时代的文学基调。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巴金《随想 录》。冰心的随笔“想到就写”,密切关注社会进步,自觉担承起作 家的责任,使随笔触入社会的变革,充当评议时政的角色。现在的 女作家很少有这样的笔触,随笔局限于卿卿我我的私人小生活的圈 子,就减弱了随笔的思想性知识性特征。再拿孙犁来说,他的随笔, 继承鲁迅以来的文学风格,直接参与和干预社会生活,书写时代的 最强音,为新时期的文学作出了重要贡献。这三位文学前辈站在时 代高峰上的宏大声音,成为作家说真话的楷模,影响了一个正在巨 变的时代。后来不少作家,正是受到他们的启迪,才加人随笔的行 列,共同创造出繁花似锦的文学新天地。而现在的随笔却远离社会、 疏远时代,作个人的无病呻吟。 现在有人提出随笔要写生活常态,没必要担当哲学家的责任。笔者 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构同的。随笔的社会性是不能抹杀的。随笔如果 不表达思想,传播知识,不干预社会,那还不如笔记。何况随笔与 笔记是有区别的,笔记是不加思考只记下所看所读的内容,由于来 不及整理,只是原始的记录。笔记要想整理为随笔,那还要来一番 去粗取精,由表及里,由浅到深,加工提炼的功夫。如果只记录个 人小心情或小圈子生活,那还不如去写日记方便。日记的隐秘性也 比随笔强。笔者的意思是说,随笔不宜写那些非常琐碎的日常生活, 应该多写理性的思考和干预社会重大事件。因为随笔本来就是从散 文中脱离而来的比较有思想性的那部分文章。 总之,思想性,知识性,社会性是随笔的本质特征。随笔从散文中 彻底脱离出来,也只能是议论性散文那一部分可以实现,叙事、抒 情的散文无论怎么样,也难脱散文的干系。这就是笔者对随笔这一 文体的思考。 “杂文”和“随笔”的区别 首先,表现在“题材”选取上:杂文取材多为抨击时政、针砭时弊, 往往是“小中见大”;“随笔”在取材上比杂文要“软”“淡”一些(多为 二、三流题材),往往是 “ 小中见趣 ”。其次,表现在 “笔调 ” 区别上: 杂文“犀利”,常常寸铁杀人,“当头一击”即制强敌于死地,诚所谓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随笔”则较为“闲适”,常常从容道来,温 文尔雅,总不失“绅士”风度。另外,还表现在“语言”色彩上:杂文 多用“讽刺”,比较辛辣;“随笔”推崇“幽默”,较为惬意。总之,杂 文和“随笔”是十分亲近的两姊妹,在“思想启蒙”上曾并肩作战,而 在“阶级搏杀“中又两相生分。实际上,“随笔”顺理成章地只能归属 于杂文,它们的“共同性”(如重说理、讲个性、富理趣等)远远大 于“差异性”。甚至不妨这样认为:杂文是硬性“随笔”;随笔是软性 “杂文”。二、“随笔”和散文的区别“随笔”主“理”,是说理的,呈“讲 谈”色彩,较为冷静;而散文主“情”,是抒情的,呈“自由”色彩,较 为热烈。“随笔”面向人生,咀嚼人生况味,重哲理感悟;而散文面 向内心,剖露人性奥秘,重生命体验。“随笔”讲求“文化”品位,读 之能增人智慧,令人玩味不尽;而散文崇尚“人性”深度,读之能开 启性灵,使人净化灵魂。祝愿“随笔”在“文体复兴”中得到日益兴隆 的长足发展!企望散文在“文体净化”中得到除旧布新的真正繁荣!

散文与随笔定义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