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多尼斯的经典散文诗让你认识人生的路认识死

散文随笔

  从童年起,我一直觉得自己走在一条完全陌生的路上,也全然不知这路要把我带往何方。夏天的太阳,无论多纯净,都只是另一团朦胧。因此,从卡萨宾——那朵我诞生于它阴影下的哭泣的玫瑰——开始,我的路从来就是摸索和犹豫,期盼和忐忑。我还记得:当我早晨用冷水洗完脸后,我是哼唱着类似祷告词的小曲,迈开脚步上路的。

  我当时很快乐,不是真的快乐,而是在想象中。我想象着听到有人这样说:“路边的树木听到情人的脚步声,会随之翩然同行。”我还想象着听人这么说:“姑娘在闺阁的窗户里看到情人,会高兴地跳起舞来。”

人死散文

  自从你认识了自己的路,你真正的失落便开始了:你把双肩交付给谁?交付在哪一块空间?你把脸朝向何方?你的太阳又是什么?这种失落感,不会因为空气向你张开了双臂、青草同你娓娓而谈而减轻。前行,不要停下,即使你不认识路。为你指明路的,不是停止,而是前进。

人死散文

  今天,名家散文欣赏当我回想起童年的时光,我仍然为自己感到惊讶。我生长在农民中间,生活在一个简朴的农村环境里。我从未听到哪个农民以担忧、恐惧的口吻谈起死亡。他们都在谈论死,好像那是另外一个春天。如果有人远去了,他们便说他又获得了新生。对那些已经在生活中体验了各种形式的死亡的人们来说,死亡,不过是普通的事情,汪国真散文寻常的消息。

  我之所以惊讶,是因为我不解:那么,死亡为什么总是萦绕我心,挥之不去?我在童年为什么总对死亡念念不忘,好像它时刻都在等待我,在每一个脚步里、阿多尼斯的经典散文诗让你认识人生的路认识死亡的意义每一个动作中?

  我不知后来情况是怎样转变的:我渐渐理解了村民们与生俱来的智慧,也学会了他们的智慧。我明白了:也许对他们而言,存在是一个完整的结构,或者如同浑然一体的一首诗一样:生命是开端,死亡是尾声。在诗歌中,开端和尾声是同一朵浪花。

  我的天性是属于冬季的吗?其余的季节都是一些表象的显现吗?我这么问,是因为对我而言,校园散文死亡是宇宙的季节;是因为我至今还对死亡念兹在兹,尤其是在夏天。

  童年里的某些东西依然在门后等我。每当我来到卡萨宾,我都有这种感觉。但我说不清楚那东西是什么。你有一次说过:“我要在门后等你。”那么,你就跟我的童年混而为一了。我如何将你们区分呢?我并不期待时间会像贝壳那样包蕴着意义的珍珠。散文精选意义超越时间,从时间中溢出。时间,不过是个栈房。散文随笔那幅相片啊,让我和你融为一体吧。这个早晨,我尚未接到大海的任何信息。我的床头,已没有了夜的丝毫踪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