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散文」别哭我最爱的人

散文随笔

  四周已是烟岚四起,薄雾飘荡,如梦似幻。一条泛着油光的青石小路伸向云雾缭绕的密林深处,伸向了八仙修道成仙的仙洞。我寻踪前往,只是如今神仙驾鹤远去,洞前冷落凄清,药王洞、纯阳洞前碑文上关于孙思邈、吕洞宾的故事还在人们口中流传。

  “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绽放,在最美的一刹那凋落,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这是他写给她最后的情书,却成为了此生永恒的绝笔。

  安茹收起信纸,孤独地站在窗台,痴痴地望着窗外,夜晚的天空很黑,仿佛云也是黑色的,如同她的心,是那么的凄凉。

  她用手默默地抹去眼泪,重新看着漆的天空和云层,看它们彼此相互交融缠绕,仿佛绞痛她的心,她在想他,不知在天空那端,他还好吗?

  孤独到底是幻觉,还是繁荣表面下的真相?她忽然感到一阵孤独的悲伤,那些与他的过往就这样在悲伤的孤独中,如同古墨的胶片,渐渐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秋天,古旧的街道在秋风落叶中,显得十分安宁。她抱着书本在街道上,慢悠悠走着,不知何时,从远处飘来了一阵动听的歌声。

  她忽然停下了脚步,想静静地听一听那首好听的歌曲:“那天空的飞鸟,是我追寻你的影子,那云海的蝴蝶,是我捕捉你的花香,白衣长发女孩,我心中最美的女孩,你还记得我吗?......”

  安茹听得心里很触动,她觉得不仅歌词很好,旋律很动听,而且那个唱歌的人也唱得特别深情。或许,是处于懵懂爱情的幻想吧,她下意识地朝着那歌声传来的地方走去了。

  等到她来到唱歌的地方,她惊讶地发现,唱歌的竟是一个残疾男孩。她不禁认真地打量了一下他,他长得五官清秀,有着修长的手指,正抱着一把吉他坐在公园一角,闭起双眼,深情地弹唱。

  安茹没有出声,安静地站在他面前,听他唱完了整首歌曲。不知为什么,她的心瞬间沉浸在他的歌声中,忽然有种久违的感动。

  那时的风,吹起她洁白的裙角,也吹起她乌的长发,她感觉她像极了他歌声中的女孩。公园里的人渐渐少了,风却大了起来,金黄的落叶随风儿从天空跌落,在地上滚了几个滚儿。空气里有凉凉的清爽,也有爱情芬芳的味道。

  那一刻,他原本孤寂的心,有些惊慌失措,也有些意外的惊喜。他从不曾想到,会有人认真听他唱歌,而且,这个听他唱歌的人,竟然还是如此美丽的女孩。

  他苦涩地笑了笑说:“一个意外......”他说完,心底滑过一丝酸楚,并努力遮掩着自己身体的缺陷。

  她像是看出了他的不安,又为自己这样冒昧的话语而自责,于是对他说:“我叫安茹,很高兴认识你!”

  男孩每天还是在公园的一角唱歌,只为了等安茹。他心里所有的憧憬,都是看着安茹从公园的入口处,轻轻地朝他走来。

  在歌声中,他一遍遍唱着关于她的一切思念:“白色的长裙,裹住我的眼眸,色的长发,掀起我的思念,美丽的女孩,你是我心里永恒的一束光亮,美丽的女孩,你是留在我心里永恒的一缕温柔......”

  自从那次遇见了男孩,安茹后来每次回家,都故意从公园里绕过去,然后,静静地站在他面前,听他唱歌。她一开始并不知道,在他所有弹唱的歌曲里,那个美丽的女孩,就是她。

  她听他唱歌,喜欢他的歌声,也钟情于歌曲里的爱情故事。每次听完,她都会和他聊一会天,她知道了他悲痛的经历,也为他的坚强而深深地感动。

  一段时间过后,她和他彼此熟络了。他们总会安静地望着对方,仿佛天空大地,日月星辰,一切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不知从何时起,两个人都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

  她总是在慌乱的脚步中,听到男孩喊她的声音,那声音清澈、低沉。她抬头向他望去,他就向她微笑。那温柔的微笑,就像种在心田的种子,悄悄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

  男孩早早地在公园等着她,这天他没有带吉他,也没有唱歌,手里拿着一束不知从哪儿摘来的野菊花,拘谨地将花藏在身后。

  他看着她从公园的拐角处向他走来,心怦怦地跳个不停,心底涌起的感动和幸福,使他艰难地站起来。他跳着来迎接她,可是,刚跳了没几步,便因为重心不稳而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安茹远远地看着他摔倒,心一惊,担心地朝他跑来,那焦急的情形,像是要跨越高山和大海。她来到他身边,使出浑身力气才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男孩摇摇头,心里突然好难受,为什么他会残疾?从年幼时起,不断滋长的自卑忽然占据了他的心,他似乎配不上她,他给不了她幸福。

  他在不经意间,将那束为她而采的野菊花,悄悄藏在了衣服里。他静静地看着她,一滴无比伤疼的泪水,悄然从心底滑落。

  整个天空,似乎在一瞬间沉没。周围静悄悄的,夏天的风,悄无声息地吹着两颗渐渐融入在一起的心灵。

  男孩抚摸着安茹的长发,为她擦去了淌在脸上的汗水,随笔散文而后,缓缓从衣服里拿出了那一束美丽的野菊花。

  那时,安茹正好考上了大学,张晓风散文集她的父母坚决不同意她在这时候去交男朋友,何况,她所交的男朋友,还是一个残疾人。

  她再也找不出机会去找男孩,那时,她伤心极了,苦闷而悲伤的爱情,就在现实的一点点挤压下,变得那么飘渺。

  她哭过,哀求过,却不能在父母眼里换来哪怕一丝怜悯。她的心渐渐冰凉,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彻底破灭。

  安茹的父母也找过男孩,特别嫌弃,明确告诉他,他和安茹不可能,要他离开她。男孩考虑了很久,流着伤心的泪水,最后决定,遵从安茹父母的意见,离开安茹。

  安茹临走前,哭得死去活来,她对男孩说:“对不起!我要离开你了!如果有下辈子,希望你能完完整整地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再好好爱一场!”

  男孩为她抹去眼泪,黯然感伤,他对她说:“我不怪你,只怪自己,谁家父母愿意让女儿嫁给一个腿疾之人呢......”

  他说完,她哭得更厉害了。他口不由心,心里也放不下她。可是,现实就是这样,爱情终究逃不过一切世俗。

  就在一片凄凉的哭声中,男孩看着安茹被父母带走,他望着她的背影,一片茫然,一片悲伤。无论他把自己变得多么坚不可摧,可一不小心,心还是被伤得体无完肤。

  天空是那么灰暗,关于春的散文风是那么冰凉,泪水,是那么悲伤。那一滴滴伤心的泪水,肆意洒在秋风落叶里,带走了一切的希望。

  安茹和男孩分别一个月后,有一天傍晚,她忽然收到了男孩寄给她的一封信。她看着男孩的署名,心里一直压抑的情感,再也忍不住尽情释放出来,她哭着将信拆开。散文随笔

  “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绽放,在最美的一刹那凋落,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别哭我最爱的人,可知我将不会再醒,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我的眸是最闪亮的星光......

  是否记得我骄傲地说,这世界我曾经来过,不要告诉我永恒是什么,我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是否记得我骄傲地说,这世界我曾经来过,不要告诉我成熟是什么,我在刚开始的瞬间结束......

  她奋不顾身地从家里冲出去,一路悲伤地跑去公园,可是,那里再也没有男孩的身影。她大声喊起了男孩的名字,一条一条小路找过去,找遍了公园的各个角落,可是,再也没有听到回答她的声音。

  天空卷起浓厚的乌云,凄凉的风,发出阵阵呼啸,不久便下起了雨。那雨水越下越大,仿佛在为一对真心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人流泪,仿佛在为一个生命的突然离去而悲伤不平。

  男孩走了。连同她炽热深沉的爱恋,和他所有留在温暖记忆里幸福而悲伤的青春。他走得悄无声息,走得那么悲伤和无奈,走得那么痛彻心扉。

  安茹病了一个月。在那些生病的日子里,她一遍遍回想着和男孩度过的时光,一遍遍想念他。她将男孩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看了无数遍,心也伤了无数遍。

  她喊着男孩的名字,告诉他,她不会哭。她会好好活下去,为了祭奠他们曾经悲伤的青春,也为了祭奠留在青春里悲痛的爱情。

  后来,她去学了吉他。她将男孩的那封信,写成了一首歌:《别哭,我最爱的人》。每次,她弹唱这首歌,都会声泪俱下,悲伤不已。

  在那些伤痕的一幕幕记忆里,她依旧是那个穿着白色衣裙的长发女孩,依旧会遇见那个让她想一生相依的少年,他带着她,逃离现实里的一切,走向了天空海阔。

  “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绽放,在最美的一刹那凋落,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别哭我最爱的人,可知我将不会再醒,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我的眸是最闪亮的星光......”「情感散文」别哭我最爱的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