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爱美女人坐一夜龙应台散文火车从河南来常州

名家散文

  上周五一下班,河南漯河的胡瑾、陈乐、马慧光这三位老同学没有急着回家,直接从办公室拉起准备好的行李箱,匆匆踏上晚上6点40分的火车K463。安稳睡上一晚,第二天一早,名家散文列车停靠常州火车站,她们的另一个同学曼书已经早早在车站等候了。

  曼书从1992年大学毕业就来到常州工作、生活。从漯河来的这三位都是她老家从小玩到大的同学兼挚友。算起来,这已经是这7年来,她们4位好友第3次相约在常州的秋色中了。

龙应台散文

  “江南的秋天,有美景,美食,当然还有我们最牵挂的美人曼书,”三位来自河南的女士们说, “河南的秋天也很美,是一种有点硬的美。江南的秋天,则是另一番风光,秋风中带着湿润,秋水中带着清软。”

  第一次,2013年,去了恐龙园、天目湖和南山竹海。那次是初秋,溧阳山头上的树叶才刚刚开始变黄。让几位印象最深的是溧阳的乌米饭、亲情散文竹鸡,还有天目湖宾馆的大鱼头,“那锅鱼头汤的鲜美,至今还没有忘掉。” 胡瑾说。

龙应台散文

  第二次,2016年,在恐龙园过的万圣节,还去了无锡拈花湾小镇和宜兴的大觉寺,林清玄最有名的散文最后在阳澄湖的大闸蟹中,这趟赏秋之旅完美收尾。

  第三次,也就是今年这一趟,几个人一下火车,东道主曼书先带她们回家简单洗漱一番,然后就到西瀛里吃早茶,中午时分再驱车到金坛的民宿中住上一晚;第二天则是到溧阳一号公路旅拍;第三天,当然还是要献给最爱的阳澄湖大闸蟹

  她们的这次行程,重头戏是溧阳一号公路的旅拍。她们早就预约好旅拍摄影师,边欣赏沿途风光,边驻足拍照,留住当下的笑容和江南的美好秋色。

  从漯河拖来的旅行箱里,大部分都是她们为这次拍摄准备的服装和道具。和在大学时会彼此借穿衣服参加周末舞会一样,如今拍照时,她们的衣服还是喜欢换着穿。

  “别看曼书现在是大姐大气场,中学时简直是林妹妹!眼里时常噙着泪。” 陈乐回忆,“那时候我们几个经常在一起读诗,写散文,遇到喜欢的,还要摘抄在本子上,每个人都抄过好几本。现在的《中国诗词大会》,我们也经常看,再在微信群里讨论,我们还开玩笑说自己生不逢时,不然早去参加了!”

  除了讨论诗词大会,4个平常见面不多的女人,其实不太在微信里闲聊。 “我们有事情时候才会一起说一说,不叙旧,只谈现在和未来。”曼书一头利落短发,快人快语。她们把这个群称为“个人奋斗群”,把曼书称为“黄教主”,“因为她总是引领我们成长。”胡瑾说。

  这一点,大家口中的“马校长”马慧光最有发言权。当年四十出头、作为全职妈妈的她,在孩子上大学后一下子没了生活的重心。她发信息给曼书:“我想创业,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行!”“黄教主”回过来一个字“冲”!随后还给她的银行卡里打上了启动资金一转眼,现在马慧光已是漯河一家小有名气的书法培训学校的“马校长”了。她半路出家,每天坚持练字3小时,就算出门旅行,仍旧随身携带笔墨,得空就练字。

  前阵子,大家还在群里讨论退休的事。“我就帮我和大家算了一笔账,老了要过上眼前的这种日子,不至于降低生活质量,住环境好一点的小区,一年可以出国旅游几次,这些算下来,还需要我们继续工作下去。更重要的是,工作可以让我们保持年轻的心态,也不至于成为儿女的负担。”“黄教主”的发言,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说起来,这4位女士的确已经各自精彩了,大家除了在工作上各有建树,胡瑾和陈乐的瑜伽已经练到专业水平,多年来还在小区义务为居民们当教练。曼书就更不用说,早已在企业管理岗位上开始了新的职场人生。“想起1992年来大学毕业后来常州报到,当时是第一次听说常州,还要去地图上找位置。”说起这些年,曼书不无感慨。

  这次来常州的赏秋之旅,品着大闸蟹,吃着常州菜,她们几个在饭桌上约定,随着儿女们的独立,以后每年都要来秋色中的常州相约一次。

  “其实我们每个人这些年遇到的事,都不少。3个爱美女人坐一夜龙应台散文火车从河南来常州赏“甜的秋”但正是因为经历过那么多,才有现在更好的自己。”陈乐说。

  大伙儿说,以前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如果要为当下的人生、眼前的聚会取个主题,那么,则是“天凉好个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