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竹子的精品散文

名家散文

  竹,在别人眼中,是一株清翠,但永远都无法蓬荜生辉的“朽木”,独自在变化万千的尘世中摇曳着自己那翠生生的光景,独舞在天光血日之下,挺着油绿的身板俯首眺望。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写竹子的精美散文,供大家欣赏。

  久居城市,常常怀念老家的竹。那朗朗的风姿,那灵修而刚直的风格,还有那苍翠的绿意和竹叶吹出的袅袅清音,一直深刻在我的记忆里,时时提醒我远离权欲和名利。

  老家石镜多竹,山上山下,溪岸塘边,庭院内外,到处长着苍劲挺拔、郁郁葱葱的翠竹。一眼望过去,一树树,一丛丛,竹影重重叠叠,竹叶错落有致,风儿轻吹,摇曳出阵阵凉意,给人清新、幽美的感觉。我家后院就是大片竹林。春天,茁壮的新竹拔地而起,高高地向上伸挺,一派箭破云雨的昂然气慨。偶尔,还能发现幼竹竹节处没有消退的白霜,衬托着稚嫩的新绿,不由你不感到一股强劲的活力。夏天,在炎炎的午后,走进那绿荫如盖的竹间小径,立时会感到一股沁人的快意,红尘荡尽,疲劳无踪,心中顿时成了清凉的世界。许多知名的不知名的小鸟飞入林间,飞溅出的啼鸣也是脆脆的,清清的。我总爱在清晨伫立于竹林,看书,背书,晶莹的露珠,从竹叶尖上嘀嘀嗒嗒落在地上,滋润着我年幼的心灵。到了秋冬季节,万木凋零,独有那竹子依然风度翩翩,苍翠欲滴,笑迎风霜雨雪,使你误认为眼前正是绿肥红瘦季节。每每放学归来,我和村中几个小伙伴,在林间捉迷藏、打仗儿,追逐、嬉戏。累了,我们就漫步在竹林间,沉思,名家散文遐想,散文鉴赏细听清澈的溪流打着欢快漩涡,如痴如醉如今细想起来,在竹林下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童年,却也失去了一个金色的年华。

描写竹子的名家散文

  那时人们很穷,终年难得吃上几顿鱼肉,竹笋成了餐桌上的美味。冬春时节,挖来刚拱出土的嫩笋,剥掉皮,洗净后切成薄片,放入辣椒一炒,再加几个鸡蛋,香喷喷的。到了青黄不接的夏秋交接之际,干竹笋更成了农家一道主菜。我读初中时,每当周末回家,母亲总要炒碗竹笋加一罐咸菜让我带到学校,够我美美吃上一周。有一次,我感冒发烧了,母亲走进竹林,把竹节带白霜的嫩竹缓缓拉下,采下一把卷而未开的嫩叶,然后用刀背轻轻叩烂,放入凉了的白开水中,等到白开水变得葡萄酒般鲜红而晶莹碧透了,再加入少许白糖。我一喝,清清凉凉的,甘冽中带着淡香。不一会儿,烧退了,人变得活蹦乱跳起来。那竹叶汤的美味,直到现在,我回味无穷。

描写竹子的名家散文

  老家的竹,是一笔取之不尽的财富。它全身都是宝,竹叶可入药,竹笋是美味,竹身可加工成农人劳作用的扁担、箩筐、竹架等工具和竹席、竹垫、竹椅、竹床、扫把之类的日常用品。哪怕是它枯萎了,死亡了,还能给人们做柴烧,落在地上做肥料。那时石镜不通公路,山路难走,长长的竹不好运出去,村里的竹匠把竹剖成竹片,打成捆挑出去再制成成品销售,或者直接背着毛竹外出卖钱。

  竹又是一种绿化树,是大地上一道耐看的风景,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它以坚忍不拔、能屈能伸的气节,不畏冰霜雨雪、不择土壤肥瘠的骨气,无花无果、朴实无华,赢得古往今来无数文人的钟爱。至今,无论是回故乡还是外去旅游,我只要看到了竹林竹园,就会情不自禁地跑过去,在竹荫之下小憩片刻,听着轻风吹拂竹子飘动的声音,一种生命的激情便会涌上心头,令人不知不觉淡忘了名利争夺。不追求名利并不是要碌碌一生,而是要像我的父老乡亲们一样,终生保持朴实坚韧的品质,在坚实的土地上默默耕耘,让生命更加灿烂,更加有意义。

  竹林深深竹叶青,最是难忘故乡情。曾闻苏东坡发出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感怀,其实像东坡先生这种铮铮傲骨、潇洒豪放的通才、大才,也只有竹才是他感悟生命的一种菩提。至于那位难得糊涂的郑板桥,其画出的竹却无一片糊涂叶,而是叶叶俊朗,枝枝豪迈,阵阵清风。可叹是,远离乡村的我,置身欲望的城市,只能徒生出许多的无奈和烦躁。这时,我便会渴望有一管袅袅的笛音,把我的灵魂引向故乡的竹林。

  竹,总是给人一种清新、自然、幽雅、无欲、淡香的感觉,总是给人提笔为她描抹展枝新绿低吟浅唱一首绮丽的小诗。

  竹的青翠,竹的空灵,竹的寂寞,竹的从容,竹的淡然,我想是没有什么生灵能取代,没有什么画笔能描绘,没有什么诗歌能吟颂的。

  我身在江南,看到江南的竹,细长而挺拔,翠绿于四季,不会更改自己的色彩。回转与竹子之间,感叹她的生命的璀璨;感叹她的孤高傲笑;感叹她的活力盎然。竹,就这样满足于渺小,用自己的空心,吹奏起人间万象,高昂如海,悲昶如血,欢娱如溪,幸福如霞。把人间美丽的乐章,传音千年万里,动情于天空大地。

  我不知道,竹子为何空心?也不知道,竹子为何身姿笔直,直插云端?更不知道,竹子为何要一节一节地拔高?可我知道,竹子是幸福的,因为在四季变换莫测的过程中始终保持自己的本性。竹子也是最明白禅意的,因为在四季变换莫测的过程中选择自己的空心,盘根错节,牢牢把握土壤。

  我爱竹,在这样一个冬雪飞舞的日子,我用笔墨吟颂这片墨绿,因为我明白,竹子为什么不将脚步嵌入寒冷的北方和炎热的沙漠,因为她的爱是坚定与执著的,不去做那些虚无缥缈的梦。竹子的空心不仅仅是为了传音奏华丽的乐章,因为她要让人们知道,只有真正的空心了,才能荡涤心中的尘埃,才能傲笑这世间的种种污浊。

  梅、兰、竹、菊,中国植物界的“四君子”,写景的散文许多文人墨士常以此来标榜自己的清高拔俗,“文房清供,独取梅、竹、兰、菊四君者无他,则以其幽芳逸致,偏能涤人之秽肠而澄莹其神骨”,同时将“四君子”作为自己品德的鉴戒。

  而“四君子”中,吾却独爱竹。故笔名为:竹音。而刚开始使用QQ,取昵称为“自由竹”、“竹篱”,个人网站亦名为“竹寮陋室”。

  喜徘徊于竹林幽道,喜在青葱竹下沉思。梦想有间竹林簇拥的竹屋,竹筒生香,竹碗盛饭,竹筷用餐,竹桌就饮,竹床就眠。如郑板桥般“江馆清秋,晨起看竹”,处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境,在竹荫清凉中静修,回忆;在竹影婆娑间梦想,憧憬。

  竹无梅花的灿烂娇艳,不如兰花珍贵可人,也不具菊花的千姿媚态,但它却有着梅的一身傲骨,有着兰的高雅清俗,有着菊的不趋炎势。但梅花的短暂,兰花的弱不禁风,菊花的飘零,在生命力极强的竹身上,却不会发生。

  枝干有多高,根系就有多长,便是竹的生物特性。正因深深扎根于土地,正因基础如此深厚,竹才无论腰身多细,无论拔长多高,无论狂风骤雨,骄阳烈日或寒霜冷雪,总如此屹立挺拔,总是生长茂盛、绿叶长青。无论深山荒岭、密林沙漠还是溪河沟渠旁,常能看到竹的身影。一棵棵,一丛丛,一簇簇。一阵风吹来,竹叶落地,竹枝轻舞,风动吾亦动,然心不动。任凭风吹雨打,霜雪压枝,落叶随水,竹杆仍不断向天空挺拔,竹枝仍继续萌芽繁盛,竹叶仍然青葱墨绿,竹根不断地往土层岩石深处蔓延。

  “莫嫌雪压低头,红日归时,即冲霄汉;莫道土埋节短,青尖露后,立刺苍穹。”春风一夜,竹笋破士而出,清明一尺,谷雨一丈,便又成一根竹树。“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竹枝截断,土中插埋,生机勃勃,便又成一簇竹丛。

  竹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竹笋所成佳肴,百般滋味予人享受;笋衣可缝制布鞋,忍辱负重,默默承受煎熬;竹杆则成竹楼竹屋,竹椅竹床、竹筷竹篓、竹屏竹伞,还有千姿百态的竹工艺品;枝丫可扎扫帚,为人类清除污垢。就连竹沫、竹头等,也在灶底燃烧,发挥光和热竹一生一身尽其所用,为人类奉献了全部,“出世予人惠,捐躯亦自豪”。

  如才华横溢的隐者,竹虽浑身为材任世人取用,却从不哗众取宠,盛气凌人。“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 免撩蜂与蝶。”心无杂念,甘于孤寂,不求闻达于莽林,不慕热闹于山岭。刚柔相济且能屈能伸,左右摇摆却从不卑躬弯膝。不求虚名,率性自然,“风味既淡泊,颜色不斌媚。孤生崖谷间,有此凌云气”。

  竹亦为儒佛道“三教”共赏之物,沉淀着深厚的文化意韵。竹杆潇洒挺拔、清丽俊逸,正是翩翩君子风度的象征;竹枝秀逸而有神韵,纤细柔美,竹叶青葱郁绿,散文诗正是青春永驻的象征。议论性散文竹的圆实心虚,代表着自持又谦虚的品德;竹的弯而不折,折而不断,透露着那柔中有刚的做人原则;而强项风雪、偃而犹起,竹节必露,竹梢拔高,正喻意着高风亮节的处世之道。

  竹谦虚谨慎的品格,坚贞不屈的气节,无私奉献的品德,高风亮节的灵魂,正是人类所追求崇尚之境界。竹既是美的意象,又是审美趣味、伦理道德意识的契合。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站将及时删除。写竹子的精品散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