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名家刘正成:钟情有行为意识的书法

名家散文

  今夜,清冷的月光又拉长了一季的相思,如豆的昏灯下,我温手执笔,为你写下这个七夕里,最美的情话。

  刘正成,男,汉族 ,笔名听涛斋主、八方斋主、松竹梅花堂主人、二味石榴堂主、泥龟梦蝶堂主、载天山人等,1946年8月生于四川成都,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际书法家协会 主席,《中国书法全集》主编, 九三学社 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委员。曾任大型文学丛刊《人世间》副主编,中国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书协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主编。

采访名家刘正成:钟情有行为意识的书法

 

  第一,书法是一种文化,需要传统文化的熏陶,不仅仅是拿着笔写字。以前的科举考试,人们从小就接触《四书五经》,不存在这个问题。现在,受时尚文化的影响更多一些,传统文化相对薄弱,请专家学者来谈书法,就是提供这样一个感受传统的环境。

  第二,书法史研究要顺应世界研究的潮流。1980年代以前的书法史的研究,主要是风格评价,书法家什么字写得好,是什么流派?崇尚什么?这是注重风格学的研究。这是传统艺术史学的一种方法,无可厚非。

  还有另一条线世纪开始,艺术学科受到其他人文学科的影响(特别是受到考古学的影响),走入社会史研究、历史学研究、考古学研究甚至文学方面的研究。就是说,不是这么简单的看书法风格。因此,书法史的研究,不仅是对书法家作品的分析研究,还要考虑他的身世经历,名家散文人文社会等各个环节的影响,这种研究顺应了世界跨学科研究的潮流,让美术史、书法史的研究进入到其他社会史的研究领域。

  我的几个案研究,对我书法的进步促进很大。比如对苏东坡、王铎的研究,在对他们的作品考证分析,对他们一生中方方面面的研究,找到他们艺术的发展规律、艺术道路转折在什么地方,这对我的启发都很大

  肖:我现在也面临做毕业论文,查阅了很多资料,当中看过不少书法论文,其中也有很多硕、博士论文,发现视野都不够宽,从参考文献就可以看出来,除了书法领域里的一些专业书籍,很少涉及其他领域的相关资料。我觉得不关心和借鉴其他相关领域的研究成果,关起门来做研究的方式有很大的问题,与文学、美术等其他领域的研究相比,书法界的研究已经落后很多了。

  刘:对国内书法研究的现状,我有一个基本评价,就是还没有走出文献学的圈子,现在很多大学书法专业的研究也大致如此。

  肖:1980年代,正是书法热兴起的时候,当时,比如您,还有王镛老师,石开老师等,都是这股热潮的推动者,那时,你们也就40岁左右。抒情散文我记得,在您的《我与书法二十年》里记录了这样一件事情,您和王镛老师为了一个书法问题,从晚上一直争论到半夜。能否说说你们当时是一种怎样的氛围?

  刘:不是半夜,而是争论到天亮。那个时候,因为中青展的原因,我们走到一起。有工作上的关系,但我们更多的是以朋友相交,像王镛、石开、马世晓、何应辉等,我们当时在一块,经常讨论艺术问题。

  第二届中青展我的印象特别强烈, 当时开评委会,郁达夫散文30多个书法家,聚到一块,简媜散文年龄最大的有朱乃正,年龄比较大的还有韩天衡、林鹏。快完的时候,搞笔会,每个人都写,一个人写的时候,其他人的全部都来看。我记得当时写字比较受大家关注的就是郭子绪,他写字的方法比较特别,每个人都来看,噢,这个字就是这样写出来的。现在已经没有那种氛围了,现在大家开什么理事会,见面就谈人事关系,互相之间的关系已经异化了。

tags: